奥运冠军夺19枚奖牌,退役后20万奖金被扣,为生活带孩子摆摊卖菜

运动员为了给国家赢得金牌付出了无数的汗水,获得报酬是应该的,刘翔2004年雅典奥运获得男子110米栏决赛金牌获得了体育局奖励的35万元,还获得田径管理中心奖励的100万,以及上海市政府奖励的150平方米的房子。刘翔获得的这些奖励可以说只要不乱花钱下半生就能衣食无忧,但不是每个人都如刘翔这么幸运,有的运动健儿穷得卖艺卖金牌。

2011年,北京地铁惊现大运会金牌获得者张尚武卖艺。2005年,张尚武因为左脚跟腱断裂拿着3万补偿金退役,他本来想找个工作,但他没有学历也没有身高,1米54的他想去干保安都没人要,家里的爷爷生病又急需要钱,他没有办法只好卖艺、卖金牌、乞讨。

其实,张尚武并不是个例,还有其他运动健儿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生活得穷困潦倒,今天小编要说的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也是其中一个。艾冬梅1981年出生在黑龙江省依安县,她家算得上是一个体育世家,爷爷曾是县里的篮球运动员,叔叔代表过学校参加县里的田径比赛。

艾冬梅遗传到了家族里的运动基因,从小就走路比别人快,她出门上学,父母都要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的话,可刚一转身艾冬梅就消失不见了。父母看多了艾冬梅风风火火的样子不觉得她有运动天赋,艾冬梅自己也没觉得,但她参加一次学校的长跑比赛,一不小心就打破校记录,学校老师发现了她的运动天赋。

学校老师觉得艾冬梅是个学体育的好苗子,就让她参加校田径队,将来可以作为王牌参加县里的比赛。从进入校田径队开始,艾冬梅就告别了温暖的被窝,每天四点半就要起床训练,围着操场跑3000米。

艾冬梅这样的日子重复了一天又一天,她跑的越来越快,到小学六年级县运动会,她用势力惊呆了众人。那年的县运动会,她报了女子3000米项目,她一骑绝尘将对手远远甩在身后,可上天不想让艾冬梅赢得那么轻松,给她制造了一点小麻烦,让艾冬梅的脚趾裂开。由于艾冬梅不能停下来,只要一停下来她就会被对手追上,就不能给学校争光,她忍着痛把剩下的圈数跑完,等3000米全部跑完后,她的小白鞋被染上了鲜红的血迹。

艾冬梅跑了第一,她以为跑完之后就可以好好休息了,可这时裁判走了过来,说她还有一圈没跑完,艾冬梅明明跑完了,怎么会没跑完呢?原来艾冬梅实在是太厉害了,她整整超过所有选手一圈,她到了终点,第二名还差一圈,裁判没见过受伤还能跑这么快的人,就以为艾冬梅还差一圈。艾冬梅坚持认为自己跑完了全程,可裁判也咬定艾冬梅还差一圈,最后他们决定明天重跑一次。

“跑就跑,谁怕谁?”艾冬梅心里这么想着,她反正有那个实力根本就不怕别人质疑,第二天她在脚受伤的情况下重跑一次3000米,结果震惊了那个裁判,艾冬梅只比昨天的成绩差几秒,她还是以一分钟优势打破县记录,这次裁判认真数了,确认艾冬梅成绩真实,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,将金牌和20元的奖励都奖给她。

艾冬梅的天赋被齐齐哈尔体校看中,进入该体校进行专业的长跑训练,有专业的训练就是不同,艾冬梅进步神速拿下了市里的马拉松冠军,1995年11月还进入火车头体工队,在王德显教练门下训练。

王德显培养出了雅典奥运女子万米金牌的邢慧娜、多项国际大赛冠军孙英杰,但他的教学做风是棍棒教育和高强度训练,孙英杰与艾冬梅是同一年进入火车头体工队,有一年被王德显打到锁骨断裂,后背没有一块好肉,孙英杰直说王德显是“变态”、“世界打人数一数二”。

艾冬梅还没进去火车头体工队就早已听说王德显打人成性,艾冬梅进去之后才知道王德显有多厉害,王德显经常让她们一天跑40公里,有时候一天还不止跑一次40公里,可能两次、三次,王德显的脾气上来是拿到什么东西就用什么东西打人,艾冬梅被皮带连续抽打过几十下。

王德显除了脾气火爆之外,人品也值得商榷,运动员拼尽全力,甚至是付出脚趾畸形的代价赢来的奖金竟然被他给私吞了,光是艾冬梅一个人整个运动生涯被克扣了整整20万元,这20万元可是20年前的数字,艾冬梅拿着这笔钱退役之后完全可以在家里过个舒服的日子,但她一直不知道,每个月只拿着300元的工资,家里一度穷得快吃不了饭。

2003年,艾冬梅带着畸形的脚退役,她突然之间不要再接受以往高强度的训练,身体一下从原来的8、90斤胖到150斤,她原本以为退役之后能被安排工作,但是工作没有安排,奖金和部分工资还一直在王德显手中。不只是艾冬梅一个人,其他运动员也被王德显克扣了奖金工资,她们就这件事情于2006年一起将王德显告上法庭。

打官司总是需要时间的,在等开庭的这段日子,艾冬梅在家里带孩子,但她一直没有收入,为了养孩子她只能去街上卖菜,一天只能卖出几十元。艾冬梅已经够不容易了,可就在这时,丈夫的工资也被单位停发,艾冬梅被逼无奈只能把自己赢得的19枚奖牌和10枚国际级比赛奖牌放在网上卖。这些奖牌都是艾冬梅用十几年的心血换来的,但换在如今一块金牌只卖1000元,一块铜牌更是以100元的价格贱卖,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她不会这样。

艾冬梅的事被传出去后,其他运动员给她捐了款,政府帮她安排了工作,火车头体工队也出面调解,使双方和解。不过,艾冬梅被伤透的心弥补不回来了,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从事体育,否则就打断他的腿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